首 页 教育随想 理论实践 比较教育 读史/札记

比较教育   

学什么  考什么 Vs. 考什么  学什么

黄全愈 

关于作者黄全愈博士生于中国广西柳州。旅美教育学专家(1988年赴美),后任美国迈阿密大学亚洲学科部主任,并被授予“(学术)重大影响奖”, 获杰出教授提名。其相关专著曾荣登《纽约时报》推荐书单;他的《素质教育在美国》一书曾在中国出版,一时热销热议,颇有影响。 黄全愈是中美教育和文化比较专家,致力于中美教育研究和文化交流。

黄全愈我同在中国身经百“颤”的留学生们讨论过中美考试比较的问题。他们基本的感觉是,尽管有语言问题和文化障碍,但比起中国学校的考试,美国学校的考试虽然也很多,但不算太难。

为什么呢?

大家七嘴八舌:有人说国内的考试过于强调死记硬背;有人说国内的考试考很多无实际意义的东西;有人说国内的考试是考老师的讲义和课堂笔记;还有人说国内的考试无从准备……

大家的七嘴八舌使我陷入深深的思考。

经过研究和分析比较,我总结了自己的看法,也基本获得七嘴八舌地同意。

这里有一个“考试为教学服务”还是“教学为考试服务”的问题

美国学校的情况,是“学什么,考什么”——课程在先,考试在后。教学是主动的,学生也是主动的;教学引领着考试,考试是被动的。考试自始至终为教学服务。你只要学会了该学的东西,考试就掌握在你手上。

国内学校的状况,基本是“考什么,学什么”——考试在先,课程在后。教学是被动的,学生也是被动的;考试引领着教学,教学从动于考试。要命的是:“中考”“高考”到底要“考些什么”?无从知道。于是,负责“学什么”的教学,从始至终忙忙碌碌地围着虚拟的考试团团转……这样一来,学生能不累吗?考试能不难吗?

本站感悟】其实国内也还是课程在先,考试在后的,但中考、高考另有“考试大纲”,规定考试的科目和内容、难易度、考试形式等——于是这又成了“考什么、教什么、学什么”。

2020年,教育部取消了颁布中考“考试大纲”的做法,提出了坚持“以学定考”。但由于高中并没有普及,普高入学率仅60%上下(有少数省份达70%),因此中考仍然是一种选拔性考试,加上各省命题组织的科学性水平参差不齐,所以还是围绕考题教学、一次次“模拟考试”依然是普遍现象。

即便以后普高升学率达到80%左右时,能否真正坚持以学定考、科学组织命题、建立名副其实且有实用的题库,真正实现命题科学化,依然是能否真正实现“学什么、考什么”的关键。

当教育变成了教学生怎么样应付考试,教育就失去了本来的意义

我写这章时,正好是2003年中国“高考”的第一天。有朋友的孩子参加“高考”,我去电话慰问。

据说,今年的作文题有些“怪”——超出许多猜题高手的预料。朋友无可奈何地说道:“孩子在复习时,练笔练了无数题目,就是没练过什么感知和认知的问题。学校的老师都没押中题。作文题没押中,数学题也没押中。孩子能考成什么样,只能看他自己的运气了……”

放下电话,我心里不住地想着朋友提到的两个词“押题”和“练笔”。这两个词把中国的“高考”和教学的关系活灵活现地勾勒了出来。“高考”要“考什么?”无人知道。于是,学校就“押题”;又于是,学生就根据老师的“押题”去“练笔”。本来,“考什么,学什么”就已经违背教育规律。这样一来,连“学什么”都抓瞎了,全都得看“押题”。教育又加上了“赌”的色彩

很多重点中学师资强,能“押题”就是最强的强项。钻到题海里摸爬滚打,凭着中国老师的勤奋、智慧和钻研,摸到出题规律,也并非做不到。有一次,我听某地教委一猜题专家津津乐道地介绍押题经验,本来就听得我直冒冷汗,她还把我 2000 年“猜”中作文题和他们的经验相提并论。旁边一位老师说:这就是“教得好”,不如“摸得透”;“摸得透”,不如“押得准”。中国的教育有病了

高考工厂:安徽毛坦厂中学

中国学生的勤奋,在“练笔”中表现得最充分。据某“高考状元”介绍,为了准备“高考”,他做完了250本习题集。即使每本习题集只有100页,250页×100=25000 页。一年365天,三年平均起来,这位状元郎每天要做23页的习题。即便做一页习题只用10分钟,光是额外的习题每天就需三四个小时。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多么令人敬佩的毅力,又多么令人心痛的浪费。姑且不论做250本习题集的可行性,就算只有100本,把一个青少年风华正茂的才智浪费在意义不大的重复练习上,能不让人心疼吗?!

说说美国高中的考试

美国的高中阶段,大考、中考、小考一个接着一个。高二时学校安排考一次PSAT,高三又安排考一次PSAT。至于正式的“高考”——SAT,每年可以考7次。

考不考?考多少次?什么时候考?全由个人自己定。由于,SAT 只考两部分内容:英语和数学;许多一流大学又要求申请者参加至少三门 SATII 的单项考试,如写作、数学、物理、化学、生物、拉丁语等等。一般来说,写作是要求考的科目,剩下的,可以任选。

为了鼓励冒尖,同时又照顾到不同层次的学生。高中不但开设有快班、慢班、荣誉班,还专门开设有上大学课程的AP 班或IB班。所谓AP就是Advanced Placement的缩写,意思为“提前定位”:把大学的课程“提前”到高中上;IB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国际学士)的缩写,顾名思义亦提前上大学的课程。但AP课比IB课更流行。每年5月份都举行各科目的AP全国统一考试。成绩优秀者,一流大学承认所修课程的学分;成绩及格者,一般的大学承认所修的学分。矿矿(黄全愈的孩子)在上高三时,修了四门AP课程,高四又修了五门AP课程。这种AP课程,不但有全国统考,课程本身也隔三岔五地大测验小考试……

许多人误以为:实施素质教育就是不要高分,甚至不要考试。素质教育不是不要考试,而是不怕考试、不以考试为教学之目的、不以考试为教学运转的核心

也有人误认为: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并不矛盾,因为素质教育也要考试。事实上,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是根本对立的、是完全矛盾的

因为,考试只是整个教学过程中的一个检测手段。应试教育的根本错误就是把这个之一的“手段”,变成了整个教育体制为之运转的唯一“目的”。“手段”成了“目的”,方向完全错了

实施素质教育就是要全面发掘学生的素质,培养“高分高能”、面向实践、面向社会的人才。如果说,素质全面、健康发展的学生,成绩一定差,这是不符合逻辑的!正好相反,素质全面、健康发展的学生,成绩一定好!当然,是不是好到“考试机器”的程度,那倒不一定。

【注】图片引自百度图库。
           勘误:图片文字应为“毛坦厂”。 

2021.08.转发   



 最近推荐

Recently Recommended

(本页浏览: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