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关注:中国双语教育研究会中小学教研中心编写的《双语教育手册》近日已出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双语研究>>姜宏德教授:双语教育研究成果的形成与转化                     回首页


 

     


     

—— 全国教育科学“十五”规划教育部双语教育研究重点课题负责人 姜宏德教授

(2007年12月3日在湖南省首届双语教育实验学校座谈会上的报告)

---------------------------------------------------------------------------------------------------------------------------------------------------------------

      

姜宏德教授

 

一、双语教育研究的背景与价值

 

1、我国基础教育适应对外开放和全球化社会发展的形势需要——要求我们通过双语教育研究,探索培养具有世界眼光的国际型人才的有效途径。(略)

2、我国基础教育阶段外语教学改革的必然选择——要求我们通过双语教育研究,探索大幅度提高学生综合运用外语能力的有效途径。

长期以来,我国基础教育阶段外语教学“费时较多、收效较低”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地解决。原因是多

面的,但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路子不对。仅靠每周有限的几节外语课,不仅输入量严重不足,而且缺少应用于实践,学生学到的只能是可以应试的“哑巴英语”和“聋子英语”。而双语教育的实施则为学生习得与学得外语提供了一个广阔的时空,随着外语输入量与应用量的不断增大,学生综合运用外语的能力也必然随之提高。

 

本人在“九五”期间曾承担过国家基础教育外语教学研究中心的一项课题:“大面积提高外语教学质量的研究”。通过课题研究,探索了一个十八字“早起步、大容量、多通道、重习得、创情景、促迁移”的英语教学策略,通过了国家基础教育实验中心组织的专家鉴定。

⒈)早起步。生理学和心理学研究表明,儿童年龄愈小,其语言习得能力愈强。莱那本哥认为,语言获得的关键期大约从两岁左右到青春期(11―12)。潘非尔德和罗伯兹的年龄临界期假说认为:十岁以前大脑富于弹性,对语言的理解和产生由大脑的两大半球共同参与,因而是高效的。当青春期到来后,随着大脑分工的变化(左脑侧重于学习,右脑侧重于习得),语言功能主要由左脑负责,此时学语言相对更难一些。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教育顾问吉姆•爱温(Dr. Jim Irvine)博士认为:1.5―6岁是儿童开始学习外语的关键期。新加坡双语教育始自幼儿的实践也证明了这一点。据此,我国的英语教学也应早起步,应抓紧在儿童语言敏感期内速决速战、实现基础教育阶段学生英语基本过关的目标。

⒉)大容量。辩证唯物主义的量变质变规律告诉我们,任何事物的发展都要经历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桑蚕只有吃足桑叶,才能吐丝作茧。英语教学也是一样,只有量足才能过关。遵循这一规律,我们可以在学生可接受的前提下,加大学生的英语词汇量、听说量和阅读量,并组织和激励他们参加大量的英语实践活动。

⒊)多通道。语言学告诉我们,传输语言信息的通道越多,接受信息的效率就越高、效果就越好。为了克服传统英语教学通道单一的弊端,我们采取了“多通道”的教学策略,让学生从多角度接触语言信息:在课程设置上,变“单课型”为“多课型”,除传统课型外,还开设视听课、阅读课等,并尝试用英语教授其他学科;在活动安排上,组织指导学生开展多种多样的课外实践活动,为学生提供多方面的交际机会。这实际上就是实施“双语教学”。

⒋)重习得。国内外语言学家的实验研究表明:第二语言获得的顺序与第一语言习得的顺序有惊人的相似,许多语言学家倡导第二语言的学习要运用习得法。美国应用语言学家克拉申认为学习第二语言有两条途径:一是注意语言形式的有意识的“学得”,其“学得”系统在第二语言习得中起监控、修改语言输入的作用;另一条途径是注意意义的潜意识“习得”,即语言规则按一定的自然顺序被习得而形成习得系统,这个系统是流利语言的保证。英国教育家亚历山大(L. G. Alexander)说:“掌握一种语言,首先是听懂,听懂的比重占90%。”他认为外语教学应遵循的原则是:“不听莫说,不说莫读,不读莫写”。听是四会的基础,只有在听懂的基础上说,再由说到读,由读到写,养成习惯,才能逐步习得英语,提高语用技能。我们正是遵循这一规律,确定了“先听读、后说写,先输入、后产出”的教学策略,要求教师按语言习得的顺序和规律进行英语教学,以提高学生在正常语速下扑捉语言信息和表情达意的能力。

⒌)创情景。学生英语的习得,离不开情境的创设。要大面积提高英语教学质量与效益,还必须善于运用多种形式、多种媒体为学生创设良好的教学情境。我们要求教师至少要为学生创设以下四种情境:一是直观情境。教师要善于运用实物、图片、简笔画、体态动作等直观手段,给学生以形象具体的感性认识,变抽象的知识灌输为形象的信息传递;二是问题情境。教师要善于设问质疑,激发学生思维的火花,让学生在积极活跃的思维状态中,变被动的知识接受为主动的知识探究;三是活动情境。教师要通过多种活动形式,给学生以语言实践的机会和空间,使学生在多种感官协同运作的情况下,变静态的知识传授为动态的技能训练;四是交际情境。教师要发扬教学民主,要以学生为中心,变单向传输为双向或多向交际,变死板乏味的学术式演讲为丰富有趣的生活化交际,使学生在宽松活跃的交际氛围中积极主动地学好英语。

⒍)促迁移。现代心理学认为,迁移是一种学习对另一种学习的影响。这种影响既包括积极的促进作用(即正迁移),也包括消极的干扰作用(即负迁移);既可以是前面的学习影响后来的学习(即顺向迁移),也可以是后来的学习影响前面的学习(即逆向迁移)。而且,迁移不只局限于认知领域,在情感和动作技能领域也存在迁移的问题。汉语是中国学生在英语学习体系中最基础的认知系统,抛开汉语或排斥汉语进行英语教学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能的。所谓“促迁移”就是通过英汉两种语言的比较研究,促进汉语对英语的正迁移。主要包括以下三方面的正迁移:一是认知迁移。汉语与英语在语音、构词和语法等方面都有可比性,都可以产生某种迁移。在语音教学中,我们可以在学生熟知汉语拼音的基础上,把汉语拼音与英语字母进行比较,把汉语拼音的声母与英语的辅音因素进行比较,把汉语拼音的韵母与英语的元音因素进行比较,异中求同,找出他们读音的相同之处,以促进汉语拼音对英语语音学习的“正迁移”效应。在单词记忆方面,我们可以借鉴汉字记忆的规律,采用形象记忆法、联想记忆法、近义记忆法和反义记忆法等促进其对英语单词记忆的迁移。二是技能迁移。英语学习的过程与汉语学习的过程一样,都是一个听说读写的过程,都是一个通过眼耳口脑手协同运作的过程。只有通过大量的官能训练,才能促使语言知识向语言技能的迁移。三是情感迁移。英语教学与汉语教学一样,不仅是一个语言交际的过程,更是一个情感交融的过程。只有重视感情教学,不断激发学生的学习动机,培养他们的学习兴趣,排除他们的心理障碍,才能不断调动他们学习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使他们在和谐的情感交融之中实现学习迁移。

其实,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双语教育研究也都起源于对外语教学的不满。
 

未完,接下页(P.2)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04. 中国双语教育网   中文网址:双语教育网   备案序号:桂ICP备05001580号

 咨询电010-51262642  0773-8825555  8827111  E-mail:chinabilingual@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