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教育随想 理论实践 比较教育 读史/札记

读史 · 札记   

 从“烽火戏诸侯”变乌龙想到……

原创:应学俊 

从“烽火戏诸侯”变乌龙想到……

​2700多年前的周幽王宠妃褒姒是个“高冷妹”,为博其一笑,周幽王竟点燃烽火台,骗得诸侯紧张兮兮云集而至救驾,结果逗笑了美女,伤心了诸侯。可真的“狼来了”时,诸侯再不上当了,于是西周被犬戎劫掠一空,逐渐衰落,终于覆亡……这故事不仅我们这辈和下辈,连我们的父辈、祖辈、祖辈的祖辈……看过多少讲述这个故事的连环画或戏剧?可谓妇孺皆知!

可未曾想,清华大学获得战国时期一批竹简,经科学检测判定为真,那上面的记述却告诉我们:司马迁如上记述竟是乌龙!除了确有褒姒此人,除了周幽王的确宠爱褒姒,所谓“烽火戏诸侯”却全无踪影。看来,司马迁恐真的没读到过这批竹简——褒姒成了冤大头!呜呼,历史,开了一个大玩笑!

一. 好一批“清华简”!

200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时任清华大学党委书记陈希等校领导获知在香港有人兜售一些古竹简。敏感的陈希当机立断——竹简真伪,由著名古文字学家,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主任李学勤(2019年去世)调查;是否购买,由校领导决定。

“清华简”在处理和解读中……

后经碳14测定样品证实,果然是战国中晚期竹简!据推测,它应当是被人深埋地下而逃过了秦始皇焚书之劫,后不知何时为何人所盗掘,流入地下文物市场。竹简上记录的“经、史”类书,竟大多前所未见!专家组组长李学勤教授评价说:这批竹简“将极大地改变中国古代史研究的面貌,价值难以估量”,堪称国宝!

2008年7月,清华校友赵伟国购得这批距今2300多年的战国竹简,凡2388枚,捐赠清华母校。这批竹简后被称为“清华简”。清洗、修复、保存、解读、破译工作开始了,迄今10多年未有停止,有了许许多多惊人发现!也已有研究成果逐渐问世。

清华简《系年》篇(西周断代史)比较完整地记述了西周覆亡的因果、过程,哪有“烽火戏诸侯”的影子!若有此离谱荒唐事为西周覆亡原因之一,当时史家岂有不记一笔之理?

二. 历史还可不可信?

“烽火戏诸侯”变乌龙,可能伤了一些历史爱好者的玻璃心?

于是有人大呼:历史还有什么可信的啊!连司马迁都能想当然杜撰历史!可《史记》是被鲁迅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的!我们还能信什么?

司马迁著《史记》

一时间,历史“不可知论”似乎弥漫起来。

可笔者以为,果真这样想,那就陷入一叶障目、盲人摸象的窠臼了。

试想,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纸和印刷术尚未发明,更谈不上电脑互联网影像记录,司马迁等史家面对枯灯简牍,完成如此卷轶浩繁的历史著述,资料的搜集寻访何其难?出现一两处两三处错讹难道不可以理解和谅解吗?何况,即便“烽火戏诸侯”之类,也未必就是司马迁凭空杜撰,谁敢断言他不是在其它人(或今已散佚)的什么记述中见到过呢?此其一。

随着考古科学发展,我们有许多文物墓葬、甲骨文、钟鼎文等实证可以佐证古代历史记录,再加上官史和“野史”相互印证……这些难道证出了古代历史记述多数不靠谱吗?所以,如果见到一个或几个“烽火戏诸侯”之类的乌龙,就使我们自己陷入历史“不可知论”,这是不是以偏概全、一叶障目呢?此其二。

是故,古代历史典籍历经从古至今的长期研究和检验,应该是总体可信的。

三. 不能说历史都是“为政治服务的”

但有另一种论调使我们又对历史的可信度怀疑起来。

当今活跃的历史学家葛剑雄教授在谈到“怎样读史”时,信誓旦旦说:“中国古代历史,尤其是官史,都是为当朝当代政权合法性服务的”,“全世界都是这样的”——好家伙,既然“历史是为……服务”,那岂不是怎样叙述历史能达到“服务”的目的就怎样说?如此,历史岂不就成了橡皮泥?想咋捏就咋捏?那还会有真实性客观性吗?如此说来,历史不是又不可信了?

(下面葛剑雄讲座片段短视频,论及上述内容)

但葛剑雄的论调是难以令人信服的。

(1) “都 是……”?

司马迁著《史记》都不敢拿出来而“藏之深山”,他为哪门子“政权合法性服务”?怎么服务?中国历朝历代的官史的确记录宫廷政治的事很多,但不论《史记》《左传》或《唐书》……难道不也记录了大量的社会生活、工匠技术、生产劳作乃至早期发明的实情?还有唐玄奘历时近20年艰辛著成的《大唐西域记》等等,这些也“都是为当朝政权合法性服务的”?岂能随便就说“都是……”?老葛自己不也说:古人为何记述历史不敢说假话呢?因为不敢欺天啊!此所谓“举头三尺有神灵”。那又怎么能说“历史都是为……服务的”呢?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可否?

我们不否认古代有的史官迫于压力或“为尊者讳”,或对某些历史记录有所隐晦或粉饰,也有的帝王搞文化专制管控世间文字典籍以为自己涂脂抹粉——但葛剑雄毕竟不敢说《史记》是如此,也无法否认“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的史家楷模,承蒙老葛也承认古代史官大多还是很讲“职业道德”的,他们有的宁可掉脑袋也要如实记载史实。就连唐太宗很信任的史官,也还是一根筋地要把唐太宗弑兄夺位的玄武门之变照录不误,太宗再三追问,史官依然如耿直哥初心不改——于是我们才能看到据此演绎的历史电视剧《大明宫词》中血溅玄武门的精彩大戏。

我们哪能睁着眼睛说“中古代历史都是为当朝当代政权合法性服务的”?

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诚如是,毛泽东的书房里又何必放那么多古书?又何必长期认真研读《资治通鉴》?老葛敢说这些书里大多数历史记述都不可信?都是为帝王涂脂抹粉的虚妄之词?(接下页)

2021.08.   



  【注】图片、视频引自网络

手机扫描二维码,分享本文给朋友:  
 

发布:2021年8月20日   更新: 2021-10-01    


 最近推荐

Recently Recommended

(本页浏览: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