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教育随想 理论实践 比较教育 读史/札记

读史 · 札记   

  从“烽火戏诸侯”变乌龙想到……(2)

原创:应学俊 

从“烽火戏诸侯”变乌龙想到……

​(点击:承上页)

(2) “全世界都是这样的”……?

尤其葛剑雄说什么“全世界都是这样的”——这就更是历史学家不该有的信口开河了。

众所周知,西方国家古代并没有像中国这样的史官制度,他们的历史记录没有中国这么全而有序。西方国家古代历史记录大致来自三方面:① 官家档案,包括行军打仗的即时实录等;② 出于兴趣的游历记录或历史专著;③ 宗教经典。仅举典型一例:

被称为“历史学之父”的雅典公民希罗多德(约生于中国战国时期), 出于兴趣,长时间搜集材料,到处游历,潜心撰写了《历史》一书(又名《希腊波斯战争史》),为后人提供了早期西亚、北非、希腊等大量宝贵的第一手史料,提供了公元前六世纪中叶以前希腊城邦国家相当完整、系统的历史记述。此书被称为人类历史上第一部具有世界性的通史著作,称得上是西方史学上的第一座丰碑,为西方历史编年学“开辟了一个新时代”。

历史学之父:希罗多德(雕像)

请问:希罗多德并非“史官”,他的记述的时空领域如此之广,他是为哪一家政权合法性服务”呢?“全世界都是这样的”?岂不笑话?真是匪夷所思,历史学家信口开河竟能到如此地步?老葛欲为某种事儿背书何必如此急不择言、慌不择路?

四. 说说历史学者该干的事儿

关于历史与政治的关系,笔者以为其应然是这样的:

历史就是历史,相对接近真实、全面的历史——故我们常说要尊重历史。历史不应当为什么服务,一“服务”,就不能叫历史了,那只是某些人的宣传品即便历史学家迫于某种压力,暂时无法将真实的历史记述示人,那么,“藏之深山”也比到处宣扬和误导大众“历史都是为……服务的”要好。这才是历史学家的本份。此其一。

不讲“职业道德”的历史工作者自然会无视史实,编纂一些“为当朝当代政权合法性服务”的伪历史给大众看——但这些是为人所不齿的强奸历史的丑恶行径。这样的编撰者根本不配称历史学者,只是被骗子雇佣的“御用文人”罢了。我们常说“历史是无情”的,故真历史只会服务于真实而不是某些人。此其二。

真正的历史学者无须太关注政治,应远离政治,因为他们的“职业道德”就是客观中立,实事求是,就是尽其所能揭示历史的真实(如“清华简”及敦煌研究者等等)。一参与政治,就需要“政治站位”,就得“为……服务”,就无法做到客观。此其三。

记得沈志华教授在一次历史讲座以后,一位听众问他如何看待刚才所说的那段历史。沈志华教授说:“分析评论历史不是历史学家的事,是政治家的事,也可以是你们的事。历史学家要做的就是凭历史专业知识和技能,挖掘历史真相,搜集历史证据,努力辨明真伪,呈现真实的历史。

笔者认为:倘若一个历史学者,整天拿着历史操政治的心,到处告诉人们“近代史就是政治”,要人们不要去关注历史真相——这是越俎代庖,狗尾续貂,忘了自己原本该是干什么的。久而久之,人们将不再把他看作搞历史的,而是在搞别的什么。

培根说“读史使人明智”。人们读史就是要读真实的历史,而不是片面虚假的历史,这才能“明智”。被诱导读伪史秽史且被迫信其为真,那无异于被人套路。因为只有从真实的历史中才能寻得历史发展的真规律,获取真正的历史经验教训和大智慧。这才对社会发展和大众有益。

只要不是纯为消遣——读史也好,记录历史、研究历史也好,除了求真、求实,还能有第二种选择吗?



  【注】图片、视频引自网络

手机扫描二维码,分享本文给朋友:  
 

 最近推荐

Recently Recommended

(本页浏览: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