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教育随想 理论实践 比较教育 读史/札记

读史 · 札记   

 武则天 · 来俊臣 · 匦

原创:应学俊 

【阅读札记】武则天-来俊臣-匦

久远的历史总是影影绰绰,只有当你再次阅读并着意考据时,才会从云雾后面若隐若现钻出来,浮现眼前。

一. 电商有售“举报箱”

浏览淘宝京东,发现有“举报箱”出售,承揽订制,免费包邮,不由眼前一亮,会心一笑,想起此物一些故事。

记得1950年代,我们常见此玩意儿,那是举报“右派言论”或“X革命”的。有些人私下的聊天,有些人随口发了句牢骚,甚至夫妻间的枕边话被“举报”了,于是一些人因此遭遇意想不到的灾难,殃及全家乃至子孙,蒙冤一二十年,其苦其难,一言难尽;而举报者中某些人则因此发达起来。

上世纪50年代某农村举报箱(示意)。城市里更多见

上世纪50年代某农村举报箱(示意)。城市里更多见。

此物一直盛产某国,断续起伏,不绝如缕;至十年动乱结束,似有消停,但近些年又风光起来,京东淘宝大卖,足见需求量之大。

“黑恶势力”可举报,贪官“两面人”可举报,“谣言”可举报,感觉网文内容“不合规”可随意举报,学生感觉老师讲课内容“有问题”亦可举报……一时间,似乎“坏蛋”闻风丧胆,人人恐惧,威力无穷。

二. “举报箱”其实历史悠久

人的脑子很讨厌,总会联想。这不,看着上世纪50年代的“举报箱”,一下又想到,在某国,举报箱其实历史悠久。无须细考,起码唐代就有了,史称“匦 (音guǐ)”,即匣子。为武则天时代创举。一开始,这创举还真不错,因为其功能不仅仅是单一的“举报”。

据史载:武则天执政时,为了维护统治,网罗人才,清明政治,命工匠铸铜为“匦”。广为收集各种不同意见、建议或举报:文人“求进仕者”可毛遂自荐,“言朝政得失者”可投书批评建议(看来那时还鼓励妄议朝政),有冤屈者可投状“伸冤、举报”,有“言天象灾变及军机秘技者”亦可由此上达,这是开辟专业建议和特殊信息交流渠道了。

匦

武则天还为此设专人负责及时整理这些信息,及时上报。

看看,如此广开言路、才路,集思广益,伸张公义,是不是挺不错的善政创举?似乎还有点“民主”味儿?

武则天自然为女中枭雄,然众所周知,“枭雄”≠一切必伟大正确。如她的上位,在当时就的确缺乏合法性,身为太后,废中宗李显、睿宗李旦,却自己临朝称制,纵有千般理由,也难使李唐旧臣旧部诚服(武则天此举是非功过不在本文讨论范围)

当时徐敬业(后称李敬业),为唐朝旧臣李勣(jì)之孙,身为官场中人,又是李唐后辈,对武氏作为了解很多,无法诚服,公然起兵讨伐武氏篡谋大位。我们当今熟知“初唐四杰”之一骆宾王,当时正是徐敬业造反起事谋士之一,以其飞杨文采撰就《为徐敬业讨武曌檄》一文——诚然,讨武曌未成,骆宾王此檄文却传诵千年至今,脍炙人口。据说武则天读此文,气得七窍冒烟之余还是不得不赞叹骆宾王之飞扬文采,并为之惋惜。檄文之雄辩铿锵与火辣,连“文革”社论、大字报也模仿其风范,呵呵。(文末附原文朗诵,可以欣赏)

骆宾王以其飞杨文采撰就《为徐敬业讨武曌檄》一文

三. 善政变恶政

平息徐敬业造反,为了监察地方反武势力,掌控各地官僚,同时名正言顺地诛杀反对派,武则天大兴告密之风。此时的“匦”完全演变为单一的“举报箱、告密箱”了,遍设京城,推及全国。此外,还鼓励进京告密。

武氏下诏:“有告密者,臣下不得问,皆给驿马,供五品食(即,一旦有人来京告密,官府不准过问事由,须提供马匹交通,所经州县亦须每日供给类五品官员之膳食)。

为使告密者后顾无忧,武氏还下诏:告密者不但可得其亲自召见,且无论告密之事真假,“所言或称旨,则不次除官,无实者不问”,即若举报属真,便封以官禄,若假,也不问罪。据载,那几年,武则天的确乐此不疲地亲自接见过各地告密者近万人。

史载:“是岁,天下大饥,山东、关内尤甚”。如此大灾之年,只要上京告密,不但不论真假,还能顿顿有酒有肉……于是“四方告密者蜂起,人皆重足屏息”,全国掀起告密狂潮。此情此景,各地州县官员,不论真有反武之心或忠武者,也都“人人自危,相见莫敢交言,道路以目”。此类案例《资治通鉴》多有记述,而今朝某些时期也显而易见,恍若时空穿越。

中华文化真是博大精深,简直要啥有啥,连“告密文化”也源远流长。西方文化在这方面恐望尘莫及——我们只知《圣经》所述耶稣门徒犹大是可耻的叛徒告密者,但如武氏这样以国家朝廷之名倡导和造就举国告密成风,尚未在西方史中考据出来。

不仅如此,武则天还任用出身无赖的酷吏作为整人的“棍子、鞭子、狗子”,国人熟知的来俊臣、周兴、索元礼等便是。这些人为获得武氏信任和加封,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之“监察”权力,对遭举报官员任意动用酷刑,甚至发明许多难以想象的折磨凌虐人精神和肉体的刑具,致使屈打成招者无数,许多正直的文武官吏和平民百姓生灵涂炭,数以千户被满门抄斩,可谓腥风血雨!当然,少数对武则天有腹诽或批评者也因此被屠戮殆尽。一时间,朝野上下,尤其官员,可谓惶惶然不可终日——“恐怖效应”空前。于是,谁还敢对武氏说半个“不”字?

至此,“”——用以告密的“举报箱” 已全然成为助纣为虐的器物。(未完,接下页)

点击下页:

  请君入瓮、“告密”的辩证、冯亦代卧底

2021.09.18.   

附:【诵读欣赏】骆宾王《为徐敬业讨武曌檄》



发布:2021年9月18日   更新: 2021-10-01    


 最近推荐

Recently Recommended

(本页浏览:人次)